第A12版:城市记忆
上一版3  4下一版  
英才辈出 风雅犹存
      
 
 
版面导航  |    
上一期  
      
       
2012 年 7 月 2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新会书院
英才辈出 风雅犹存

  古朴幽静的新会书院,守候着属于它的盈盈书香。
  ↑古老的新会书院与身后的新式黄克兢大楼形成鲜明对比。
  屋檐精美的石狮和雕花,见证了一代又一代的英才从书院走出。
  部分石柱础上的军刀砍痕,见证了侵华日军当年的暴行。
  青衣巷内全用麻石铺路,与东西厢房相连,望之幽深致远。
  原供奉灵牌、祭祀祖先的第三进厅堂,如今是新会一中的活动室。

  新会书院作为新会的最高学府,大半个世纪以来,在新会的教育事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历经八十几载风雨,她依然屹立在圭峰山下。

  80多年来,从新会书院走出了许许多多彪炳史册的英才。至今,新会书院还为新会一中教学所用,学生的教室和老师的办公室都还在这里。

  书院,中国教育史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中华文明史一条别有韵致的文脉,在历史的长河中延续了近千年。

  站在新会书院的庭院里,只要给你一个相机,你即刻就可以成为一名摄影家,因为前前后后都是颇耐咀嚼的历史建筑。

  【现场探访】  地位仅次于广州陈家祠

  盛夏时节,记者约上对新会本土文化颇有研究的林震宇,一同前往新会书院拍照。林震宇一口答应:“我好长时间没有回母校了,不知道书院的古建筑是否还好?”

  走进新会一中,书香盈盈,绕过一睹西式围墙进入新会书院,映入眼帘的是门前广阔的场地。气势恢弘的书院正座沉静地伫立在这里,斜阳依旧,书院依旧,传承依旧。

  匾额“新会书院”四字,原为广州光孝寺住持铁禅题写,字体秀劲,风骨清奇。单是那高高翘起的飞檐,那方方正正的牌匾以及屋顶雕塑的各类人物、花鸟、凤凰、鳌鱼等,就足以令人心生敬意,书院经年的底蕴和气度由此可见一斑。细细抚过书院的每一寸地方,不自觉地放轻脚步、放缓呼吸,深怕打扰了这一方文气与静谧。

  这座有着晚清岭南祠堂风格的民国建筑,受当时西方文化影响,在局部装饰上采用西方工艺,可谓中西合璧。整座建筑集广东民间建筑工艺之大成,堪称一座广东民间工艺馆,其规模之大,做工之细,为当时全县建筑之冠;全县氏族合建、合祀一祠的壮举在全省亦是绝无仅有,加之中西合璧的风格,极富侨乡风情,艺术价值与地位在岭南祠堂建筑中仅次于广州陈家祠。

  新会书院坐北向南,中轴线对称,共四进建筑,现存建筑面积4500平方米,是广东省内最大的祠堂建筑之一。据了解,书院建筑图由新会著名华侨建筑师林护负责设计,整座建筑以精深的砖雕、石雕、灰雕、木雕和石湾工艺陶瓷装饰而享誉海外,对研究清末民初南方祠堂建筑风格有很高的价值。

  我们慢慢地拍摄着书院的每一处古迹,当林震宇看到屋顶的某一处雕花有所损坏时,担心不已。据他介绍,新会书院内各处建筑构件无一不饰以精美雕工但绝无雷同,如仅柱础式样就达十多种。主要的“三雕二塑”又由五邑各地商号承办,如台山木雕、台山砖雕、江门石雕、台山及鹤山灰塑等,极具本土特色。装饰图案寓意吉庆,有历史人物、祥禽瑞兽、花卉果木、器物组合、几何纹饰等,题材取自普通百姓所喜闻乐见的历史故事、神话传说、民间戏曲、风俗民情等。整座建筑外表宏伟壮丽,内部则精雕细琢,带有明显的晚清岭南建筑遗风。

  进入书院的庭院,四周都是古色古香的屋子,斑驳却不失风雅。茂盛的人面子树在风中肆意飘散,伴着墙头漫生的青藤,一时间,庄重严谨和轻盈散淡如此奇妙地共存于书院。

  【起源探究】  由新会各氏族捐资兴建

  据史料记载,新会书院的前身是明代新会县衙所在地。民国初年,袁世凯为了筹集军费,要求各地变卖公产,当时的新会县知事(县长)蔡国英借口县衙破旧,决定把县衙变卖,自己搬到参将衙门办公。新会要变卖衙门的消息传出去后,开平的余姓大族马上准备竞投这块地,还准备用它来建造祖祠。新会一些头面人物四处活动说情、筹款,决心不让外县人占了新会的好地方。各地乡民经过一番努力,终于筹足资金投得这块宝地,并且决定在这里兴建一间书院,为新会培养人才,使各乡各姓的子孙都能得益。

  从1918年动工到1927年落成,书院前后经过10年时间才建成。由于书院是各个氏族出资合建的,所以名为“阖邑书院”。翻阅史料,发现书院内曾供奉过全县大小94个姓氏共3721个神位,民间又称之为“百姓祠”,所以它并非传统的书院建筑,而是木石砖瓦结构的晚清岭南祠堂风格的建筑。因其地址原为新会县衙门,“为前朝国师所择定”,民间传说圭峰山的“龙脉”穿过此地,风水家视为“上吉宅场”,所以选址于此。

  1995年,新会书院被公布为广东省第三批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即被定性为“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如今的书院内,还能看到当年的格局,青砖围墙,几级台阶,然后是宽敞的庭院,古树依然横亘在屋檐前,清晰地记录着过往的历史。

  【书院春秋】  为新会教育事业作出特殊贡献

  新会书院是一座冠名为“书院”的祠堂建筑,其建于书院制度已经消亡的民国年间,一般人都认为它仅仅是用来供奉祖先灵牌的大祠堂,跟传统的书院教学无关。果真如此吗?

  一旁的林震宇解开了记者心中的疑问,“据多方考证,我发现新会书院自建成至今,为新会的文化、教育事业作出了自己的特殊贡献,在这里学习的人,有的成为新会杰出人才,有的成为中华民族精英。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天穹高高鸿雁飞,书院深深松竹茂’。”林震宇笑道。

  1923年秋,即新会书院正座落成后的第二年,新会县立师范迁入,是当时书院兴办的首座学校。初设高中师范科1班,学生32人,修业两年,后陆续增办初中班、图工乐体班、乡村师范班和简易师范班,并附设小学一所,是当时新会办学规模较大且较有影响力的师范学校。

  抗日战争期间,抗日救亡的群众团队——新会流动话剧团在书院内举行公演,这是新会历史上首次上演革命话剧,对新会抗日救亡运动起到积极作用。

  抗战胜利后,新会县立一中迁至新会书院。新中国成立后,新会一中一直沿用书院校址,60多年来,大批优秀学生在此毕业,成为建设新社会的国家栋梁。

  为了继续发挥新会书院在教育和文化方面的功能和作用,马观适曾经建议将新会书院改建为“新会名人纪念馆”或“新会教育纪念馆”,反映新会古今名人、海外赤子重教育才、人才辈出的伟绩,将其发展为新会区文化旅游事业中的一张“名片”。

  【陈年往事】  曾被用作侵华日军大本营

  1939年4月2日,江会沦陷,日军进驻新会会城,集结在城北的平山小学和新会书院(今新会一中“书院区”)一带,建立大本营。

  据林震宇介绍,当时的侵华日军不仅对无辜平民百姓下毒手,还对古建筑文物发泄兽性。书院被占据期间,中间三座大殿被用作马厩,饲养军马。期间,壮丽的书院惨遭日寇肆意破坏:沦陷前设在书院内的新会县民众教育馆因来不及转移,所有图书、展品等资料,连同书院所置办的家具都沦入敌手;日寇施暴于书院的大门、屏门、屏风甚至粗大坚硬的坤甸木柱,很多木刻被军刀或刮花、或劈裂、或斩毁,致使所有木雕屏风均无法修复,早已毁弃;神龛上供奉的新会各姓人民的祖宗牌位亦多有残缺;凶残的日寇连坚硬的石柱础也不放过,被削毁的也不在少数。

  如今,在书院中间三座大殿内,几乎所有木柱及部分石柱础上面,仍可清晰见到当年的累累伤痕,让人触目惊心:部分木柱裂口达几十厘米长、深10厘米以上;柱根部的木盘多被斩断一边;石柱础被削掉大片边角。

  有知情的老人回忆,一些石柱础之所以被削去一大片,或是因为日寇想“试刀”,或是要在上面绑牢喂马的马槽,当然更多的是要发泄淫威。幸存至今的木柱与石柱础上的每道刀痕及缺口,分明是一个个难以止血的伤口,控诉着日寇对中国人民、对中国土地犯下的滔天罪行。

  时过境迁,直接见证当年日寇暴行的书院文物仅存有两本线装册子、残破的几十根木柱和一些石柱础。这些劫后幸存的文物见证了日寇侵占江会六年的暴行。

  下期预告

  台山市台城西宁市街区(一)

  谭家大宅

  台山市台城西宁市街区是一片有着近90年历史的老街区。城市发展到今天,街区虽老,但街区里老建筑的故事依旧在延续着。

  位于台西路132号的“谭宅”,是一座具有文艺复兴式建筑风格的洋楼,也是台城文物保护单位之一的民居代表。如今,老宅还住着当年屋主的后人。他们数十年如一日地守护着这幢老建筑。

  下一期,记者将带您走近这幢老大宅,聆听洋楼守护者保护老建筑的故事。(陈素敏)

  文/图 江门日报记者 叶田

  (感谢林震宇先生对本文的贡献)

 
 
Copyright©2003-2012 jmnews.com.cn, JiangMen Daily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江门日报社主办 中国江门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网络新闻编辑部制作及维护 联系电话:86-0750-3502626
粤ICP备05079094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05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