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5版:院士寻访录
上一版3  4下一版  
思念故土牵挂乡亲
希望早日回家乡看看
      
 
 
版面导航  |    
上一期  
      
       
2012 年 11 月 9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思念故土牵挂乡亲
希望早日回家乡看看


  陈小明是麦松威带的学生中成就最高的,他于2009年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图为麦松威伉俪与陈小明合影。 (翻拍)
  麦松威教授特地要求记者为其拍一张与我国光纤之父高锟教授的合影,以表达对这位学界前辈的景仰之情。
  本报记者向麦松威赠送家乡的礼品。   司徒俊杰 摄
  麦松威在江门市院士路的塑像。
  麦松威给本报的题词。

  2004年,为发挥我市五邑侨乡在世界各地科技人才的资源优势,推动我市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麦松威教授被聘请为江门市人民政府科技顾问。对此,他认为自己为家乡做事情并不多,也感觉有些遗憾。

  虽然早在1999年他就来过江门,随后又应邀来过几次,但至今却从未回过自己的祖籍地鹤山,为此,在记者此次采访临行前,他特地为家乡人写下了:鹤山是我的故乡,将来有机会希望回来看看。麦松威对于家乡和故土的思念由此可见一斑。

  其实,早在父亲在世时,麦松威一家就经常给鹤山的远房亲戚及朋友寄送衣物或者生活用品,也正是父母亲的这些善举令他深深感到一种落叶归根的情结。

  麦松威作为一名结构化学家,在大多数人眼里,可能以为他工作之外的生活并不那么精彩。其实,麦松威是一个极富生活情趣的人,他爱好广泛,在工作之余爱好旅游,还是一位摄影器材的发烧友,在他家中你可以看到各个时代、各种款式的摄影器材。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1973年夏天,麦松威便成为新中国成立后香港高校中首批应邀北上走访内地的讲师团成员之一。在4个星期的访问期间,他随访问团遍游广州、杭州、上海、南京、北京、郑州、西安等内地大城市。这次访问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也为他埋下了一种难以言表的爱国情结。

  1

  全家差点被日本的炸弹击中

  【麦松威的祖父是一名木匠,由于内地的穷困,清末时期,祖父携家带口从鹤山来到香港,在航运公司担任远洋海员,从此后代便植根于此。

  父亲在世时,麦松威一家经常给鹤山的远房亲戚及朋友寄送衣物或者生活用品,也正是父母亲的这些善举令他深深感到一种落叶归根的情结。】

  

  江门日报:您的父辈对您个人的成长有什么影响吗?

  麦松威:我父亲早年在律师行里面做一名文员,后来出来做生意。他生意刚刚做到比较好的时候,日本人就发起了太平洋战争。1941年底,日本人打到香港来,当时父亲的单位还不让他走,我们只好跑到中环的律师大厦里面,以为在里面会比较安全。当时日本人经常派飞机轰炸香港,后来一颗炸弹打到了律师楼的一个厕所里面,但没有爆炸,当时我们所住的房间离这颗炸弹仅有数十米远,我们当时全都害怕极了。

  经过这次惊吓后,我们买票跑到了澳门,1945年又回到香港。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鹤山一些亲戚写信来,要求我们寄一些电灯泡回去,我们全家还收集了一些旧衣物一同寄回去过几次。

  2

  解放后首批走访内地的香港高校讲师之一

  【1973年夏天,麦松威成为新中国成立后香港高校中首批应邀北上走访内地的讲师团成员之一。在4个星期的访问期间,他随访问团遍游广州、上海、南京、北京等内地大城市,这次访问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江门日报:您第一次回内地是什么时候?

  麦松威:我是1973年第一次到内地。当时香港的大公报有一位记者,受国务院委托,在香港找一些大学、大专的教员到内地访问,或许是统战的意思吧。由于当时内地正处于文革动乱时期,当时有很多的教员不敢去,怕去了回不来。

  但是,我们香港中文大学一些老师、研究生、助教,对国情不太了解,想获得多一点情况,因此心生访问的念头,我们便成为解放后首批走访内地的高校讲师团体之一。

  记得当时我们第一站是到广州,晚上的广州是黑得一点灯火都没有。当时广州,我们在珠江大桥附近走,没有灯只能用电筒,国内的能源缺乏。

  

  江门日报:以您现在的年纪,仍然活跃于香港和内地高校之间,并不时提出自己对结构化学领域的新观点,那么接下来您还会按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吗?

  麦松威:再过几年,差不多80岁的时候我就打算正式退休了。我答应我的家人80岁就退休,也不带学生。年纪一大,头脑也慢慢地退化了,现在觉得记忆力也大不如前了。现在见到朋友,一下子也记不起来。

  3

  恩师张雄谋的帮助最大

  【麦松威曾经多次在总结自己的学术生涯时提及恩师张雄谋,张雄谋不仅是他的启蒙师长,更是对他一生中影响最大的人之一。】

  

  江门日报:回顾您的一生,对您影响最深的人是谁?

  麦松威:都是老师,也有一些是同学。其中印象最深刻、对我学术生涯影响最深的应该是我的领路人张雄谋老师。

  张雄谋老师是我念中学时的一位老师,后来我进香港中文大学任教,我又有幸成为他同事,后来他成为化学系的系主任,再后来,我接替了他。

  不管是作为张雄谋老师的学生或者同事期间,我和他都情同手足。他那种温文敦厚、淡薄名利、待人诚恳和严谨的治学精神一直激励着我不断前进。

  4

  在旅行中喜欢看历史古迹

  【麦松威热爱旅游,这从采访中,他如数家珍似地点出30年前曾走过的城市可以看出。麦松威的爱好非常广泛,他最热衷收藏世界上各个时代、各种款式的摄影器材,由于这种独特的爱好让他觉得生活过得非常充实。】

  

  江门日报:您平时喜欢运动吗?

  麦松威:我平时都是以走路代运动,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不懂游泳。我平时走路的时候很快的,加上我生活比较有规律,不吸烟、不喝酒、吃的东西也不过量,因此身体还算可以。我是一个生活很简朴并且容易满足的人。

  

  江门日报:退休以后,有没有想过多出去走走看看?

  麦松威:我喜欢旅游,我希望去一些与中国历史和文化有关系的旅游景点。我喜欢看那些跟文化、历史有关的建筑。对于现代的建筑,我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记得前年,我和香港的一些朋友组团到内地旅行,由山西省出发从北到南,从太原到南边的郑州、壶口瀑布,一路游遍了河南、江苏等地。

  

  江门日报:您现在平时工作的时候还忙不忙?

  麦松威:我每天早上8点左右就到学校上班,下午6点多才回家,每天都这样,数十年如一日,一个星期7天都在香港中文大学。不过,有时也会利用周末休息,我是个天主教教徒,我现在坚持每星期天早上去参加礼拜。

  

  江门日报:像您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学校,那么工作之外有什么爱好吗?

  麦松威:我的爱好还是比较广泛的。我对摄影比较感兴趣,其中对镜头等摄影器材的演变规律以及摄影器材的收藏最为热衷。我家里收藏了全世界各个时期、各种款式的旧相机,偶尔在旅行中也拍一些摄影作品。

  5

  全家人喜欢在华人圈工作

  【麦松威的学术研究工作是非常枯燥的,陪家人的时间也并不多。但妻子和他的3个孩子都非常支持他的工作,即使长期在国外学习,但一家人还是最喜欢生活在华人圈子中。虽然麦松威早在1999年就回过江门,但至今却从未回过自己的祖籍地鹤山,采访中他透露出了希望早日回家乡看看的心愿。】

  

  江门日报:工作以外,您是如何兼顾家庭生活的呢?

  麦松威:我对生活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我不看戏,电影院我很久都没去了;我不跳舞、不吸烟,也不喝酒,可能是很闷的一个人。但是我跟一些中学同学的关系还是很好,每年香港、加拿大、澳大利亚的同学会邀上我一起出去旅游。之所以能跟中学时代的同学关系保持得特别好,我想可能是那时大家还年轻,没什么心机,没有成人之间一些互相顾忌的事吧。

  生活中我太太还是比较支持我的。我有3个孩子,2个女儿和1个小儿子,他们都是在加拿大或者美国大学毕业。但他们一毕业后就立刻回来了,在香港工作。

  他们喜欢在中国人的圈子里面工作。我最大的女儿现在是在香港中文大学音乐系做系主任,其他两个孩子则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

  

  江门日报:您对江门的发展有什么看法吗?

  麦松威:我对江门其实并不熟悉,1999年后曾先后回去过两三次,但很可惜至今没有回过鹤山,希望晚年能找机会回去看看。至于教育的话,我认为五邑大学可以为此做一些工作。希望五邑大学能培养一些有潜力的年轻人,有兴趣搞科研,将来回江门建设。

  同行眼里的麦松威

  陈小明(中科院院士、无机化学家):

  他治学非常严谨

  

  麦松威老师对我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不管是我在香港中文大学学习期间或者后来到中山大学工作,麦教授都给予我很大的帮助。

  我应该是麦松威老师收的第一个内地博士生吧,成为他的学生前他还特意交代学成后一定要为祖国服务。当时到香港最大的困难便是语言障碍,生活上用到的粤语倒是没多大问题,但当时的论文导师都是要求用英文写的,这对我的英语水平是一个很大的考验,通过麦松威教授的言传身教,并对我用英文写出的文章的反复修改,我的英文水平也在潜移默化中提高。

  在我拿到博士学位即将毕业的时候,是麦松威老师向当时在香港中文大学访问的中山大学校长推荐了我,就这样,我顺利回到念本科和研究生时的母校工作了。

  麦教授治学非常严谨,生活上却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好师长。他的那种待人为善、温良敦厚的性情一直影响我至今。

  

  陈子乐(香港中文大学化学系兼职教授):

  他为人非常低调

  

  麦松威教授是香港中文大学化学系的前任系主任,他对化学系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他在促进香港高校与内地高校之间的学术交流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

  作为我国著名的结构化学家,麦松威教授的学术著作遍及大学校园,但他为人非常低调、淡泊名利,关于个人经历的文章则很少见诸报端。

  生活上,我和麦松威教授亦师亦友,可谓情同手足。有时我们会一起散步,海阔天空的谈。而今,我是站在他的基础上继续服务于香港中文大学化学系的,但他的治学精神依然引领着我们这些后辈学人前赴后继。

 
 
Copyright©2003-2012 jmnews.com.cn, JiangMen Daily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江门日报社主办 中国江门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网络新闻编辑部制作及维护 联系电话:86-0750-3502626
粤ICP备05079094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20050439